幻蝶&夜梓

關於部落格
大家好~我們是幻蝶和夜梓(筆名),
我們第一次自己有部落格呢,
有不好的地方請多多指教,
我們喜歡寫文章,正嘗試寫小說,
有空會po上來讓大家欣賞與評論~
  • 12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不安靜的夜晚

  外面正要面臨一場鬥爭,祁嵐手中浮出一
顆看似不起眼的水晶球,準備應戰,吹鷹也不
甘示弱的拿起了他的斧頭,蓄勢待發。「雷光
滿地!」祁嵐一聲令下,水晶球發出了一道光
直射天際,一道雷豎立在半獸人頭上,當然吹
鷹也不是省油的燈,一個翻身,雷就這麼打在
後邊的樹上,「斧銳穿心!」吹鷹加快速度的
把斧頭朝著祁嵐的方向刺了過去,祁嵐不動,
吹鷹笑了,拿起斧頭往他的頭一揮,祁嵐的人
頭頓時落地,但,下一秒,突然感受到右手臂
怎麼麻痺麻痺又微帶點刺痛感,往下一看,他
早已沒有右手了,那右手正被祁嵐玩弄著。那
一秒其實祁嵐早有準備,就在斧頭揮過來的前
一秒,祁嵐一個前蹲滾,就站在了吹鷹的身後
,而那一位看似頭被砍下的祁嵐,事實上是水
晶球所製造出來的幻象,要是普通的半獸人肯
定看得出來,就是因為他太自以為是了,所以
不但沒有看出來,反而還失去了右手。吹鷹憤
怒了,舉起斧頭,「烈焰怒火!」吹鷹著了魔
似的用斧頭磨著地板,讓斧頭起火燃燒,朝著
祁嵐走了過去,「啊!」吹鷹舉起斧頭往下砍
,祁嵐一個左閃又一個右閃,驚險的躲過了這
一砍,「真是難纏啊!」祁嵐擦拭著嘴角的血
漬,「剩下一隻手了還這麼倔強,還不快給我
去死一死!真能打,既然如此,那就...」祁
嵐舉起手準備出擊,「吾以凡人之軀,凡人之
血,誓約與你訂下契約,以奉獻之精神,召喚
與吾共同作戰!」,地上煞時乍現了一道青綠
光芒以及一抹六芒星,六芒星上拓印著從未見
過的文字,隨著六芒星轉動著。祁嵐嘴裡念念
有詞,青綠光慢慢轉為重綠,一位看似僅有十
歲的男孩出現在那神祕的六芒星裡,身穿著一
身紅黑色加帽長袍,皮膚蒼白但異樣的發著微
光,「哈哈哈,我還想你會出神麼怪招呢!結
果是一位小屁孩,真是笑掉我的大牙了,我看
他連螞蟻婁婁都不如」吹鷹放肆的大笑,又吐
了一口噁心的唾液,「哼,別高興得太早,我
會讓你嚐到死的滋味」祁嵐嘴角微微上揚,似
乎正預告著接下來的事...,男孩似乎聽到了
吹鷹的挑釁,緩緩張開了他的雙眼,那雙眼彷
彿是個無底洞,是那樣的神秘又那樣的引人入
勝,吹鷹看著他的雙眸,心裡情不自禁的想閃
躲著,吹應拋開心中的雜念,拿起斧頭,「旋
斧轉鋼!」吹鷹流利用他唯一勝下的左手,轉
著斧頭,左右移位,一躍上空,屏除雜念,把
動作一氣呵成,對著那男孩砍過去,男孩右手
一舉築起一道土牆,硬生生擋下那一斧,吹鷹
不甘示弱的在空中轉了一圈,從左後方突擊,
無奈男孩又築起一道牆,但這次男孩不知怎麼
的,故意留了一個空洞,吹鷹受到教訓了,把
斧頭停在他面前轉身一砍,一個撲空,跌落在
地上,但他不服氣,又再次拿起斧頭看準了祁
嵐的方向以他最快的速度丟了過去,祁嵐一個
閃神,臉被那銳利的斧頭滑了過去,一劃鮮紅
傷口,就這麼顯現在祁嵐的臉上,「竟敢傷害
我最愛的臉!真是不想活的,難道你不知道我
是靠臉吃飯的嗎?原本佛心來著不想讓你死的
太慘讓我的小乖乖陪你玩玩的過現在看來,是
該要本少爺陪你玩了!」祁嵐手指一轉,那男
孩的袍子霎時裹住了他的身軀,雙眸緩緩闔起
,身驅逐漸縮小,最後化成一縷煙,回到了那
六芒星裡,「你的死期到了,別怪我太狠心,
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的!」祁嵐念起咒語,一
道火龍迅速的朝吹鷹的方向前進,吹鷹縱身一
躍,驚險的閃過了,來個一個後空翻,將手上
斧頭勇猛的往死裡砍,「呸!」一口鮮血從祁
嵐口中痛了出來,「可惡,要不是那該死的畜
牲我也不會受到小逸的反噬」祁嵐不爽的說著

  眼看那火龍就快抵擋不住吹鷹了,頓時,
「咻!」,這一聲劃破寧靜的空氣...然而吹
鷹倒下了,那彷彿要撕裂空氣聲音的一箭,正
中紅心的插在了吹鷹的心臟上,吹鷹那驚訝的
神情,訴說著,這神秘的一箭不知從何而來..
.「咳!」一口鮮血就這麼從吹鷹的口中吐了
出來,他到死之前還不知道這箭是由哪裡來的
,這箭當然是由躲在帳篷裡的千魂射的,祁嵐
開始覺得千魂這小子不是簡單的人物了,千魂
看見吹鷹倒下後連忙出來查情況,「你還好吧
?」千魂問著祁嵐,「我沒事的,才這般能力
也敢出來和我打,真是不知好歹,這只是小菜
一疊而已。」祁嵐不削的說著,「既然他都死
了,不如我們把他的斧頭拿來收著吧,材質好
像不錯,應該能做成不錯的武器。」千魂說著
,「想要拿去收著,他們半獸人做的斧頭確實
不錯。」祁嵐半讚美的說著,「我想我們該回
帳棚了,看你好像有點疲憊,我扶你吧。」千
魂看著一臉疲倦的祁嵐擔心的說著,「嗯。」
祁嵐輕輕附和了一聲。「怎麼好像有點熱...」
祁嵐一說完就暈了過去,千魂推推昏迷的祁嵐
,「祁嵐,祁嵐,你怎麼了?」接著摸上他的
額頭,「怎麼那麼燙...」千魂擔心的說道,
「你怎麼衣服不好好穿,剛剛又和半獸人打了
一架,又不說自己身體不舒服硬要出去解決半
獸人,難怪現在會發燒了,還要我來照顧你,
真是的。」千魂邊說邊把自己的衣服蓋在他身
上,想辦法讓他退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